首页 > 校园生活 > 校园文化 > 巴金文化
怀念文坛巨匠巴金 先生留给泉州永恒追忆
发布日期:2005-10-19 10:16:10  信息来源:admin  浏览量:125
(来源:泉州网)一代文学泰斗巴金先生与世长辞,他三次来泉的经历,此刻已成永久的追忆。巴金先生与古城泉州结下了不解之缘,早已烙印在他的创作之中,也深植于泉州人的内心深处。正如他在《黑土》中说的一段话:“的确我们的南方的土地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在那样的土地上度过的。”

  泉州旧居:此刻已成追忆

  记者从黎明职业大学图书馆提供的资料中了解到,1930年夏,巴金第一次从上海来到泉州,在黎明高中所在的武庙住了一个月左右。巴金先生后来回忆当时的情景:“学校附近公园有几株龙眼树,正是龙眼熟了的时候。我有时到大街小巷闲走,有时同两三朋友逛公园;更多的时间则用来写短篇小说,或者做翻译工作……偶尔也坐坐办公室帮忙一点杂事。”

  在这里,巴金先生接触了黎明中学和平民中学里许多爱好文学的青年,给他们以热情的鼓励。在他的小说《电》、《雷》、《星》里,巴金先生不止一次描写一群群革命青年穿过小巷去秘密聚会的情景。在这段时间里,巴金先生与鲁彦、丽尼、林憾庐及陈范予等人结为挚友,并为他们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深深感动。

  巴金先生当年与友人聚谈的场所,现在的县后街25号,就在原来的黎明高中附近的一条小巷内。这里大多时候,铁门紧锁,从门缝中望进去,只见花草郁郁葱葱,十分清幽。敲门,无人应答,让人不知道里头是否还有住户。一位住在附近的老人说,这里曾经的主人是一位姓蒋的爱国华侨。

  巴金先生在作品《电》里写到:“两株大榕树立在阴暗的背景里,两大堆茂盛的绿叶在晚风里摇动。”据介绍,这里的场景就是以黎明职业大学为原型的。黎大旧校址中这两棵大榕树,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却依然枝繁叶茂,枝叶参天。想必也是见证着巴金先生在泉州的足迹吧!

  1932年4月,巴金先生第二次到泉州,在平民中学住了10天。那里原来是文庙,现为泉州博物馆。它历经修葺,保存相当完整,正中是宏伟堂皇的大成殿,悬挂着“万世师表”的匾额,昔日是平民中学的礼堂,隔成学生寝室兼饭厅。大殿两旁廊庑各有一列厢房,左边原属平民中学课室,右边则归原平民小学,中间是白石铺成的宽大院子。据资料记载,巴老当年与主持平中校务的叶非英先生一起住在左边第一间的小厢房里。有时在庭院散步,有时在拱桥上凭栏凝思。但更多是孜孜不倦地写作。长篇小说《雨》第五章的后面一部分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巴金先生第三次来泉州是在1933年夏天,他在平民中学亲眼看到友人们为办学继续艰辛地劳动,深受感动,直到他离开。在他的作品《黑土》中,巴金说:“我怀念着南国的梦中的友人,我为他们祝福。”

  泉州风情:巴金深情描绘

  “在龙眼花开的时候,我也曾嗅着迷人的南方的香气;繁星的夜里,我也曾坐了筏子在海上看星星。我也曾跨过生着龙舌兰的颓垣。我也曾打着火把走过黑暗的窄巷。我也曾踏着长春树的绿影子,捧着大把的龙眼剥着吃,走过一些小村镇……”这是巴金先生在他的散文《月夜》、《黑土》中,用其特有的诗话语言,为我们展示了20世纪30年代古城泉州的风情。

  记者曾就此采访时任黎明职业大学副校长的洪申我老师,他介绍,巴金在1930年至1933年三次寓居泉州期间,不但创作出小说《父与女》,回到上海,又写成中篇小说《春天里的秋天》以及散文《南国之梦》等作品。

  尽管巴金每次来泉州的次数和时间都很短暂,但他对泉州的风土人情却是印象深刻。在散文《黑土》中,他写道:“的确,我们南方的土地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可惜非常短暂),就是在那样的土地上度过的。”“……我们兴奋地谈论那些使我们热血沸腾的问题……大家怀着献身的热情,准备找一个机会牺牲自己。”可见泉州之行对巴金创作的影响之深。

  《春天里的秋天》是巴金基于当时泉州社会现实创作的小说,讲述了一个凄楚动人的爱情故事:一位姓林的中学教师在泉州和他的女学生郑佩容相爱着,但遭到女方父亲的强烈反对,他俩逃到厦门鼓浪屿。但是他们的爱情终难为封建礼教所容,在短暂的幸福时光过后,郑佩容在母亲的电促下返回泉州,从此音信杳渺,最终在父母所包办的婚姻中郁郁而终。

  据介绍,这部小说取材于上世纪30年代初作者闽南之行的见闻。1932年春天,巴金第二次来泉州时,访问了浮桥外高山村的一位被封建婚姻制度逼疯的少女,受到很大触动,他曾说“这位疯狂的少女的故事折磨着我的心,我太熟悉了……我说,我要替她们鸣冤”。这件事还使巴金回忆起第一次来泉时,在黎明高中见到的一位吴女士,她和姓郭的英语老师恋爱,同样遭到封建家庭的迫害。

  巴金先生将她们的经历结合在一起,写成了《春天里的秋天》,塑造了一个具有时代特征,又有鲜明个性的可爱的少女形象,在她身上背负着那一代青年女性所承受的封建势力的戕害,引起广大读者的强烈共鸣。

  他以泉州为题材的小说始终贯穿着鲜明的反封建的立场。如作品的序中所写:“我要拿起我的笔做武器,为他们冲锋,向这垂死的社会发出我坚决的呼声‘Jeaccuser’(我控诉)。”

  巴老的创作中许多丰富的素材来源于上世纪30年代泉州的社会现实。那时泉州处于陈国辉、高为国等封建军阀黑暗残暴的统治下,同时也有一些革命青年对此作出了积极的斗争。在他的作品《电》、《雷》、《星》中,描写了一批革命青年的反军阀斗争,激起人们对旧社会的憎恨,为盘踞下的上世纪30年代初期泉州描绘了一幅形象的画卷。这也显示了巴金敢于正视现实,对政治、教育、婚姻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敏锐的观察和深入的思考。

  泉州教育:巴金一往情深

  记者了解到,从1984年梁披云先生正式创办黎明职业大学开始,巴金先生就出任黎明职业大学永远名誉董事长。这时候巴金先生年事已高且病魔缠身,早已推掉了社会上的许多头衔,但对于黎明职业大学提出的要求,他却欣然接受了。

  为此,巴金先生早年到过泉州,对泉州,对黎明职业大学怀有一份深厚的感情。后来虽然巴金先生年事已高,但依然十分关注泉州和黎明职业大学的发展。

  泉州文化界著名人士陈瑞统先生也向记者提供了许多关于巴金早年在泉州活动的宝贵资料。

  他告诉记者,巴金三次到泉州都住在黎明高中和平民中学。这两所姐妹学校都是海外侨胞于1929和1930年捐资兴办的。当时,巴金先生的很多朋友,如作家鲁彦、陆蠡、丽尼,戏曲家周贻白、张庚,音乐家吕骥,译作家诸侯、静川、伍禅、吴朗西等都先后在这两所学校执教,他们都是当时著名的文化人。巴金先生的这些朋友都是有理想有追求的爱国知识分子,关心国家与人民的命运,热切希望教育挽救颓败的旧社会。

  正由于有这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巴金先后来了三次泉州。巴金先生当年还曾经考虑过在当时的黎明高中执教,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但巴金先生一直都认为,这批朋友兴办平民教育是很有意义的,在泉州的时候,他也一直十分支持他们的活动。巴金先生在作品《南国的梦》里称颂这些办学的朋友“都是献身于教育理想的人,他们在极其贫困的环境里支持两三个学校,使许多可爱的贫家孩子也尝到一点人间的温暖,受到一点知识的启迪。他们的那种牺牲精神,可以使每个有良心的人流下感激的眼泪”。

  迄今,巴金向黎明职业大学图书馆赠送的藏书共有11批共7073册,这批图书目前收藏在图书馆的教师阅览室中,而巴金先生的手稿则由该校的巴金研究所收藏。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听说巴金先生有一次为了整理要送给黎明职业大学的藏书时,竟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左股骨折,住院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黎大图书馆,记者看到了由巴金先生赠送的图书。这些书满满地摆在高高的书架上,以文学类为主,兼有史地、科技类。其中有不少新旧不同版本的著作,他都亲笔作了题签,有的图书除了题签之外还盖有藏书印。看着这些由巴金先生亲自送出的图书,记者的心里不由得充满了感动,巴金先生对教育的关注,对青年学生的关怀都凝聚在这一册册图书中了。□本报记者黄帆

核发:admin 收藏本页